滕州市科永達數控機床有限公司Teng Zhou Shi Ke Yong Da Shu Kong Ji Chuang You Xian Gong Si

全國服務熱線 132 8026 5928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行業動態

美國能否擺脫財政懸崖?

時間:2012-11-02閱讀次數:1004來源:滕州市科永達數控機床有限公司

本是應對經濟衰退的一劑良方,卻因美國國內政策“真空”期變成虎狼之藥,使已經服下這劑“良藥“的美國一步步走向“財政懸崖”邊緣。分析人士指出,美國“財政懸崖”引發的宏觀信用危機再掀全球危機風暴的可能性已不...

本是應對經濟衰退的一劑良方,卻因美國國內政策“真空”期變成虎狼之藥,使已經服下這劑“良藥“的美國一步步走向“財政懸崖”邊緣。分析人士指出,美國“財政懸崖”引發的宏觀信用危機再掀全球危機風暴的可能性已不容忽視,綜合歐洲和新興市場經濟等因素,今年第四季度,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正在加大。因此,要真正解決“財政懸崖”問題,關鍵在于美國國內要盡快填補政策“真空”,通過共和、民主兩黨博弈排除危機。

“這不是經濟事件,也不是政治事件,這是政策事件。”中國國際貿易學會中美歐經濟戰略研究會共同主席何偉文這樣定性現階段美國面臨的“財政懸崖”。

所謂“財政懸崖”,即美國到2012年年底、2013年年初因為新的開支計劃和減稅政策到期,將使聯邦政府面臨財政支出大幅減少、稅收大幅增加的現象,進而危及企業雇傭和投資的擴大,后果十分嚴重,美國甚至會陷入二次衰退。

目前正逢美國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休克式”的預料緊縮遭遇政策的“真空”,令市場對即將到來的2013年美國“財政懸崖”節點憂慮不已,剛現“小陽春”的美國經濟會否再陷衰退?目前,所有疑問的答案均要取決于11月美國大選結果出爐后的政策走向,美國兩黨博弈結果至關重要。

政策真空美國問題

“財政懸崖”,是美國問題。

這個概念最早由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提出,泛指2012年底、2013年初美國即將失效或生效的政策措施導致的“休克式”財政緊縮。反映到具體項目上,即美國政府財政開支被迫突然減少,使支出曲線狀如懸崖,故被稱作“財政懸崖”。

資料顯示,2001年美國打響反恐戰爭后,盡管失業、醫療、軍費等政府開支在不斷攀升,但為了防止經濟衰退,小布什政府依然采取了大規模減稅計劃。而后期繼任的奧巴馬,出于金融危機的壓力,選擇延長減稅方案兩年,并同時推出了失業保險修正以及創造就業法案等減負方案。

危機下減少稅賦刺激經濟的出發點無可厚非,但隨著減稅法案2013年1月1日到期,問題出現了。“原本減稅政策到期只要面臨要不要延續、怎樣延續的簡單問題,可美國大選卻讓其復雜化了。”中國工商銀行金融研究所分析師程實對《國際商報》記者說。

他表示,當美國經濟需要就稅收政策問題迅速作出答復的時刻,卻遇上了美國大選的政治“真空”期,解決方案推出滯后幾成事實。可以預見,2012年末和2013年初稅收增加將拖累原本失業率高企、復蘇乏力的美國消費投資。

另外,高企的財政赤字也為美國經濟“火上澆油”。由于今年年底美國國債上限觸頂幾率較大,而這將觸發自動削減赤字既定方案2013年自動啟動,增稅和減支同時作用,美國政府財政開支將被迫緊縮6000億美元,財政支撐突然缺位足以重擊美國經濟當前復蘇勢頭。

據美國國會預算委員會估計,如果“財政懸崖”被觸發,2013年美國失業率將達到9.2%以上,國內生產總值增速將低于1.1%。高盛的研究報告顯示,“財政懸崖”將給2013年上半年美國GDP帶來4個百分點的拖累。

溢出效應全球有點“懸”

“財政懸崖”,也是世界問題。

程實認為,美國“財政懸崖”引發的宏觀信用危機再掀全球危機風暴的可能性不容忽視,再綜合歐洲和新興市場經濟情況,今年第四季度,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正在加大。

他指出,市場方面,美國2013年“財政懸崖”風險消息將在未來數月內影響市場;同時,隨著本月歐洲迎來償債高峰,意大利和西班牙經濟日漸窘迫,歐債危機極可能再度升溫;而新興經濟體下行頹勢亦可能在本季度進一步延續,一系列的消息給期盼反彈的市場帶來打擊。

政策方面,程實指出,2008年至今,全球金融危機歷經4年輪轉,如今放在全球各經濟手中的政策“良藥”早已所剩無幾,財政政策受制于宏觀信用危機本身,貨幣政策受制于可用空間,在缺乏大力救助的預期下,全球在風暴面前已難形成有效的政策緩沖。

最后是政治方面。程實表示,不僅是美國面臨選舉,出現政治“真空”,今年全球有24個重要經濟體經歷領導人更迭,而這24個經濟體人口占全球53%,GDP總和超過全球1/2。且未來數月,全球經濟規模排名前兩位的重要經濟體也將邂逅政治周期。“政治周期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會降低全球范圍內危機治理的合拍性,這意味著,只要美國‘財政懸崖’風險觸發,這些因素就會加速推動危機風暴全球蔓延。”程實稱。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月初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也佐證了上述判斷。報告中IMF再次下調了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預計2012年全球經濟增長3.3%,2013年為3.6%,分別比今年7月的預測值下調0.2和0.3個百分點。

報告還特別指出,歐洲和美國的債務困局已經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兩大頑疾,如果不在6~12個月內有效解決,將成為讓世界經濟陷入“二次衰退”的“定時炸彈”。

何去何從看誰勝出

“財政懸崖”,更是美國政黨間的問題。

解鈴還須系鈴人。要真正解決“財政懸崖”問題,關鍵在于美國國內要盡快填補政策“真空”,通過共和、民主兩黨博弈,排除危機。

“本輪美國大選結果直接決定‘財政懸崖’是否爆發和爆發程度。”美國梅德咨詢公司中國區總裁賴特對《國際商報》記者表示。

他列出了三種情況:一是假設奧巴馬成功連任,不過由于共和黨仍掌握參院多數席位,相當于參眾兩院都在共和黨手里,此時奧巴馬將是弱勢總統,國會不會通過總統提出的任何方案,“財政懸崖”將會發生,衰退也將發生。共和黨樂意看奧巴馬笑話,結果奧巴馬將不得不大體按照共和黨的主張提出方案,最后達成妥協,延長減稅方案,追溯自2013年1月1日生效,經濟重新回升。

二是假設奧巴馬以較大優勢贏得大選,則其將處于強勢位置,國會為難他的程度相對較低,美國經濟衰退時間也會隨之縮短。

三是若羅姆尼成功當選,則白宮與國會同屬一黨,無論是減稅還是其他更有效政策都會很快通過,“財政懸崖”將在很大程度上被避免。

何偉文也認同美國大選結果和“財政懸崖”是否爆發和爆發程度間的密切聯系。他指出,奧巴馬贏得大選的可能性更大,而共和黨獲得參院多數席位,考慮到“財政懸崖”的緊迫性,奧巴馬必將在2012年底前推出可行性方案并力促國會通過,經過一番博弈爭論,預計會在最后關鍵時刻,即2012年年底前或2013年2月份前達成妥協,“財政懸崖”由此避免。

至于奧巴馬會拿出怎樣的可行性方案,何偉文判斷,盡管赤字超過上限,但美國不怕債務,因為延長減稅政策應是其不二選擇。“可能會向部分富人征稅,這樣聯邦財政收入只會略增,削減開支則大體如自動機制,從而使2013年赤字占美國GDP比重僅減少1~2個百分點。”何偉文說。

手机棋牌赌博的骗局 万能娱乐棋牌下载 捕鱼王2游戏赢现金版 涨停的股票第二天走势 内蒙11选5走势图连线 双色球万能9码必中6 2008年上证指数 浙江风采网20选5走势图 手机捕鱼老板点杀玩家 手机麻将有什么小技 马老师平特一肖王中王